当前位置:看书者 > 武侠修真 > 胜天传奇 > 第二百八十章 贵德城龙择天开府库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二百八十章 贵德城龙择天开府库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????李开麟心里比较窝囊,虽然龙择天比自己修为高出不少,但是也断不能如此如成人戏耍婴儿一般让自己毫无反抗之力。只是,这龙择天堂堂第一天才,名动龙洲,却不按套路出牌,突然袭击出手,令自己毫无防备。心中有怨,面上便显露出来,忿声道:“没想到堂堂的龙阁主也要采取以人为质的下作手段,没的损了威名!”。

????龙择天手提着李开麟,纵身飞行,说道:“事急从权,何况我现在真的没有时间跟你讲礼貌!”。

????龙择天提着李开麟直闯总督府,随即来到衙门大厅,喊道:“祁连总督府还有活人没有,出来搭个话!”。

????府兵衙差及众多官员踢里踏拉惊叫着涌进大厅,见李开麟被人像小鸡一样提在手上,大惊失色,纷纷围住龙择天怒斥:“放开李将军!”。

????龙择天手里抓着李开麟并没有放开,对着吆喝最厉害的一名官员说道:“李将军是独孤大人的智囊和亲信,如果他在祁连丧命,你说独孤秀会把你们怎么样?”。

????为首之人说道:“想必你就是龙择天吧?本官祁连督府总兵统领皮定康,你抓住李将军意欲何为?”。

????龙择天看着皮定康,面色一寒,沉声问道:“李将军的死活你可在意?”。

????皮定康一愣,心道:“这不是玩人吗?我要说不在意,龙择天顺手将人掐死,再顺手拿了自己,自己的小命你说在意不?而且谁都知道这李开麟不容有失,真要是死在祁连,独孤秀一怒之下灭了整个总督衙门都有可能,谁会触这个霉头?”。于是像背书一样说道:“李将军乃是独孤大人首席智囊,神机妙算,天下无两,更是代表朝廷和独孤大人手持尚方宝剑来祁连督战,此等身份和其尊贵?自然是在意的,在意的很!”,说着顿了顿,好像还没把重要性说清楚,继续道:“李将军身系社稷安危,更是朝廷柱石,就算是独孤大人也高看一眼,你说我在意不?要不,你抓我,弄死我得了,请千万不要伤害李将军!”。说着泪如雨下,如丧考妣,跪伏在龙择天面前:“你可真的不要杀他,那你想要什么,我给还不行吗?可千万别伤害李将军!”。

????龙择天被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皮定康病的哭笑不得,但是却从泪眼盈盈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别的味道,龙择天一乐,心道:“这个皮定康还真是个人精!”。说道:“你也不必哭,本阁主来此并未有开杀戒之心,只是,皮将军需要带我进你们府库一趟,我化一次斋,化完就走,绝不迁怒总督府各位大人和你们的家属!”。

????众人明显从龙择天的话中听出了威胁,不禁心肝直颤,皮定康立即说道:“阁主大人大量,不就是去一趟府库吗?为了保住李将军的性命,我带你去就是了!”。

????龙择天一挥手,提着李开麟:“头前带路!”。

????龙择天在皮定康的带领下顺风顺水来到府库,大门一经打开,龙择天不禁咂舌:“都说祁连乃是困顿之地,但是这府库中金银财宝倒是不少,可惜粮食少了些,差不多三十五万大军能吃一个月的样子。”,龙择天兴奋不已,扔下李开麟,率四男直入府库,风卷残云一般不大会功夫将所有粮食洗劫一空。李开麟和皮定康看着直咬牙,皮定康忍不住,说道:“手下留情,留点好吗?城内还有几十万人哪?”。

????龙择天笑道:“黄白之物我一分不取,毕竟你采购军需比我要方便的多,这些粮食,不好意思,我都要了!”。

????四男听见龙择天如此说法,龙东急道:“这都是好东西,为何不要?你不拿我拿!”,四男如狼似虎,再一次风卷残云,什么金银细软珠宝玉器一股脑塞进自己的纳戒里。龙择天对着皮定康一摊双手:“没办法,属下不听话,很丢人不是?”。

????龙择天等人将府库洗劫一空,再也不废话,纵身而去,片刻消失于无形。

????李开麟神情落寞,这个跟头让他对龙择天生出了无力感,这样一个对手,就算是你智计百出又有何用?

????皮定康苦笑,“李将军一命值百万黄金!”,“只是,即使再多的黄金怎么可能与将军性命相比?未来独孤大人见罪,还请李将军为本总兵美言几句,势不得已不得已呀!李将军,您说是不是?”。

????李开麟有苦说不出,他心里清楚,这些祁连地方军长官对他很排斥,明里暗里的不服,要不是害怕独孤秀的淫威,他们都可能直接礼送龙择天出祁连,将龙择天送的越远越好。只是,明知道这种情况,李开麟却只好装糊涂,想起这一次的无地自容的失败,还需要祁连众官员分担责任,只好咽下心中之苦涩,说道:“皮将军客气了,在下很感谢皮将军救了在下一命,今后定与皮将军同进同退!”。

????“只是,我们还是要想想办法,龙择天明显从柴达过禹河,汤怀仁总督在柴达只有五万兵马,一定是守不住的,龙择天北上沼泽地已经是不可避免,那种地方就算是去围剿也没有多大用处,若是大军深陷泥潭不能自拔,说不定被龙择天反噬,得不偿失,只好盼望龙择天走不出那片荒无人烟的草地,自生自灭吧!”,李开麟无助的说道。

????龙择天与四男至柴达,汤怀仁象征性的在禹河大桥上阻击了一会儿就溃逃远去。龙择天兵不血刃拿下大桥,大军神在在从容而过,劫掠了军营,拿了粮草,接着一路飞奔,至沼泽地最后一处人烟所在,桑扎镇,大军扎营修整,准备北上草地,进入雍凉。

????又是一道险关,龙择天望着一望无际的大草地,心中生出无限感叹:“雪山插天宇,飞鸟踪灭。草地无边,不见南飞雁。何时大军生双翼,直捣黄龙不需见!”。

????玄儿缠住龙择天的手臂,说道:“雪山都过来了,这片草地也难不住我们,你要有信心!”。

????龙儿和心儿白儿三女也凑了过来,龙儿抓住龙择天的另一只手臂,说道:“这片草地看似一片宁静,却杀机四伏,一个不小心就会沉入泥沼之中,不能光有信心,还要有小心才是!”。

????龙择天亲了一口龙儿的嘴,说道:“龙儿说的有道理,不能光有信心,还要有小心,这片草地只能派出那些修为高深的武者先探出一条路来,做好标记,大军随后而行。”。

????心儿看着龙择天,脸上竟有羞红之色,随后不经意似的转过头,“大军一路奔波,困乏不已,应该在这儿好好休整两日,吃一些好的,补充一下体力!”。

????龙择天知道心儿为什么脸红,只可意会的,只是他看见白儿那张精致绝伦又面如寒霜的脸蛋,心里却痒了起来。

????龙择天在桑扎镇采购了一些牛羊肉和一些奶制品,分发给兵士,虽说东西不多,但是解解馋还是可以的。择天军纪律严明,大军一直在镇外驻扎,没有一个士兵和将军进入镇内,龙择天采购的东西都如数交给刘白衣他们,自己毫无保留。也是,凭借;龙择天他们的修为,就算是一个月不吃不喝也不是什么问题,不过,吃饭对于他们来说是享受那种滋味,佛说不感色香味触法,五感全失,最起码龙择天的境界还是做不到的,只要还是人,就需要一些美妙的东西提神,不是贪婪,不是迷失,而是自我享受,如此而已。比如此刻夜深人静,龙儿钻进了自己的被窝,就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,尽管外边草地茫茫,前路未知,但是,这一刻总归是美好的。

????然后,龙择天看见了那张冰寒到极致的脸,却泛起了一丝火热,龙择天瞬间施展弥天之法,让自己的大帐消失,然后…,龙择天看着冰山一样的美人,不知怎地想起了公孙媚瑜和阿朵,心里想着,等在秦阳站稳脚跟,还是要把那些亲人都接过来,真的很想!

????两日后,龙择天安排五十名暗堂小队以初一和龙亥心为首,先期进入草地探路。

????………

????宁都城的皇宫内,漱芳斋,皇后独孤无双默默的坐在桌案前发呆,眼中的泪水成串流淌,泪水晶莹剔透,如珍珠一般。桌上铺着一张画像,每到夜深人静,这张画像就会陪伴她度过每一个孤枕难眠的夜晚。看上一会儿,似乎相思得解,精心的卷起画像,放置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,小心翼翼的,珍而重之的珍藏,仿佛,这张画像就是她的全部。

????大婚一年多,皇后一直住在自己的漱芳斋,没有进过皇上寝宫一次,而皇上似乎也特别配合,也没有来过漱芳斋一次,两个人就算不得已同出同入,彼此相敬如宾敬而远之。

????但是这一晚,皇上却悄悄地闯了进来,看着自己貌若天仙的皇后,竟然有些拘谨,低头道:“这座皇宫像个坟墓,我呆不下去了,想出去透透气!”。

????独孤无双缓缓转头,看了一眼眼前的皇上,一股悲悯之情油然而生,“只是,皇上失踪了,会引起多大的麻烦?”。

????“但是,我师弟在太平川的亲人处在危险之中,我这辈子活的窝囊,我不想让我的师弟痛苦不堪!”。皇上依旧低着头。

????独孤无双,破例摸了摸皇上的脸:“或者,可以做点什么!”。

????金玉天默默点了点头,退步转向,走出漱芳斋,“我能做什么?我可以做什么?我能做到吗?”。

????金玉天回到了自己的寝宫,不是孤枕难眠,而是一些事情令他焦灼烦躁,这一世,他虽然习惯了被摆布甚至被无视和不尊重,但是,他毕竟是一个有尊严的人,何况还是个皇帝,一个九五之尊。

????他回顾自己几十年来的所作所为和面临的境遇,嗟叹之余更多的是一种愤怒。自受到道祖点化,自继承大统再到改革帝制,他的人生仿佛在平静中波澜起伏。这话似乎有些矛盾,但却是他真实的人生。他不想平静,但是好多人不让他说话让他必须平静,他不想波澜起伏,但是,几次重大的历史节点都有他的身影。他如同被玩弄的木偶,被人玩耍,同时也被人需要。即使他想死,别人不让他死他就不能死。十几年前与龙择天一悟,他仿佛此生第一次看见自己的至亲,虽然从未见过,但是那种似乎有着剪不断的情谊让他看到了此生唯一的亮光。师弟,美好的称呼,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,血浓于水,打不断理不乱。

????“金氏家族已经彻底完了,除了自己这个牌位,还剩下什么?师弟,我唯一的亲人,我能做些什么?”。

????“但是,我将竭尽我的所能,帮助你,不让你的亲人受到伤害!”,金玉天突然想到了什么,似乎决心已下。

????l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